解放南京仆人跑进司徒雷登卧室:大使先生坦克


发布者:人生就是博尊龙 日期:2020-02-25 07:20


  1949年4月20日,我军发起渡江战役,一举杀过了蒋军宣称“牢不可破”的长江防线。华东战车团的官兵矗立于江边,眼见一发发炮弹落在江对岸的将军阵地中,一艘艘小木船载着无数战士强渡长江,心中又高兴,又着急。

  高兴,是因为蒋军吹牛皮的神话又一次被打破;着急,是因为自己的坦克无法第一时间渡江投入战斗。在此之前,战车团多次遭到蒋军空袭,大大耽误了行军。到了江边后,由于没有合适、足够的渡船和器材,战车团只能放在解放南京的第二梯队。

  一直到第二天,大量返回的渡船才搭载着坦克,向着长江对岸开去。经过一个多小时的航行,渡船靠上了南京下关码头。时任战车团团长的王崇国第一个跳下船,挥舞着手动的小红旗,指挥坦克向着码头开进。此时,码头两边站满了驻足观看的南京市民。

  经由下关码头,我军坦克沿挹江门-中山北路一线,穿过人头攒动的新街口,直奔外国使馆区。

  时任美国大使的司徒雷登,一夜未眠。此时,他的心情非常糟糕。昨日,他听说我军攻入南京后,便在使馆门前徘徊许久。让他纠结的是,此时是否还应该留在南京。经过一番权衡,他决定留下,看看我军能把他这个大使怎么样。

  此时,我军的一支巡逻队途径美国使馆,队列中的战士走进使馆,要进去做例行检查。他们并未注意到使馆区上悬挂着美国国旗,这让司徒雷登大发雷霆。他用英语不断地抗议,声称“非法进入美国使馆区”“要上报媒体”云云。过了一会,我军一名干部赶来,对他进行了解释。

  一切事毕,他换下睡衣,准备躺下。突然路边响起了一阵巨大的轰鸣声。司徒雷登靠到窗前,想一探究竟。仆人匆匆跑进卧室上报:“大使先生,解放军的坦克进城了!”

  司徒雷登壮着胆子走到门口,他看见我军的坦克一辆接一辆地通过使馆门前。坦克上飘扬着红旗,后面则是一群群欢呼雀跃的人群。这些坦克,都是他所熟悉的M3A3轻型坦克。几年前从美国运来,在上海卸载时,他还出席过交接仪式。如今,物是人非,这些曾让蒋氏底气十足的“铁将军”,却成了解放军的帮手。这一事实,令这位美国大使倍感讽刺。

  数日后,司徒雷登匆匆离开南京,奔赴上海。在上海的各方要员,眼见司徒雷登安然无恙,有些吃惊,纷纷问道:“解放军进了南京城,是不是四处纵火,烧杀抢掠?”“我听说连坦克都进了城,是不是也有开炮杀人的现象?”

  司徒雷登逐一回答:“解放军纪律严明,秋毫无犯。但是,上海作为一座大都市,我个人认为,可就不好说了。”

  南京解放后,我军总前委又下令,让战车团以5辆轻型坦克、10辆装甲车组成先遣支队,开赴昆山,准备参加上海战役。1949年5月10日,三野第8(一部)、9、10兵团,总计18个军完成了对上海的包围。

  当月23日,上海战役打响。蒋氏为鼓舞士气,在亲临吴淞口督战的同时,还下令舰队驶入高桥东北海面,调集空、海、陆三军力量阻击我军。而那些为他卖命的士兵不知道,蒋氏已经在暗中打包,准备抛下他们,逃亡台岛了。

  仅仅4天之后,上海解放。华东战车团的坦克兵作为此战的先锋,光荣地成为了首批入城的部队。多年后,一位曾经参加大军进上海的老人回忆:“第一次看见解放军,是在上海看到的战车团坦克。那时候,我看见飘扬着红旗的坦克从南京路开来时,激动得落下了热泪!”

  历史,永远不会忘记5月27日这一天:我军坦克隆隆驶入大上海,标志着上海新时代的到来。


关键字:人生就是博尊龙
上一篇:哈里梅根的警方保镖:受不了他们把我们当仆人
下一篇:燕青名为仆人实际是卢俊义娈童?

相关新闻
电话:0769-82706612 邮箱:gheshun@126.com 公司:人生就是博尊龙 技术支持: 网站地图
COPYRIGHT(C)2016 人生就是博尊龙 ALL RIGHTS RESERVED.豫ICP备1601686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