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州批发市场纵火陈案:城市扩调倒逼下的急迫


发布者:人生就是博尊龙 日期:2020-04-15 02:32


  2017年2月25日晚7点多,郑州京广路鞋城的商户张云龙(化名)突然注意到,不远处的新圃街与新圃东街交叉口,一串火光正划破低垂的夜幕,熊熊大火伴随着浓烟升腾上空,此起彼伏的消防车警报声不断响起。

  张云龙立即想起,那个位置附近,是他们这些鞋城商户专门存放货品的仓库。他赶到现场后发现,起火的仓库位于新圃东街5号院,与铁道安业家园小区仅一墙之隔。铁道安业家园小区的居民们也在现场抱怨说,大火把自家的空调主机、窗户玻璃都烧毁了。

  2020年3月27日,郑州市纪委监委官方公号“清风郑州”发布通告称,郑州百荣世贸商业管理有限公司原总经理耿贵勤(副县级)伙同他人故意放火,焚烧他人财物,危害公共安全,其行为已构成放火罪。经郑州市纪委常委会会议研究,决定给予耿贵勤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处分。

  作为一座因京广、陇海两大铁路线交会而兴起的城市,郑州借助交通优势逐渐发展成为国内重要的商贸城市,也因此,于郑州而言,批发市场有着独特的价值和意义。

  1997年5月,国务院将郑州市批准为“全国商贸中心改革试点城市”,随后,郑州的商品流通和批发市场开始了新的征程,这不仅带动了郑州市的发展,也孕育出不少隐形富翁。

  “商贸、批发已经成为郑州的一大支柱产业。”早在2012年,当地官员便在接受第一财经1℃记者采访时说。当时,郑州仅建材市场便有近41个,此外,还有27个纺织服装市场,加上其他诸如箱包鞋业、副食品以及小商品、电子市场,郑州市内共有177个商品批发市场。

  其中,仅张云龙所在的京广路鞋城商圈内,便密集分布着京广路国际鞋城、盛祥鞋城、合盛商贸城、现代童鞋城、路华大厦(鞋城)等多个鞋业批发市场,由此而形成的京广路鞋城商圈,巅峰时期的年销售额高达20亿元,一跃成为与石家庄的华北鞋城、沈阳鞋城并列的全国鞋业三大批发市场之一。

  以郑州火车站为中心的服装商圈,虽然占地面积仅1.5平方公里,却聚集了近3万商户,每年销往全国各地的服装高达10亿件,日均营业额3.3亿,先后诞生出银基商贸城、世贸商城和锦荣商贸城等数十个服装批发市场,进而与广州白马、杭州四季青、北京大红门并列成为国内四大服装批发市场。

  作为一座因京广、陇海两大铁路线交会而兴起的城市,郑州借助交通优势逐渐发展成为国内重要的商贸城市。 东方IC图

  但是,伴随着大量人口涌入,以及批发市场进出货量的增加,这些遍布郑州市中心城区的批发市场,也开始不断引起周边居民的投诉与不满。

  位于郑州市纬三路的水产批发市场,曾是周边居民的主要海鲜、水产采购地之一,但每日久散不去的恶臭,也让周边居民痛苦不已,“出门臭烘烘、天天乱腾腾”,让他们头疼不已。

  张云龙所在的京广路鞋城商圈,也曾多次引起周边居民反感。作为中部地区最大的鞋类批发集散地,京广路鞋城商圈扼守着航海路和京广路两大交通要道,每天各种机动车、人力车以及堆放在马路两边如山的货物,都让这里的交通状况一片混乱。

  上文提及的曾被人为纵火的新圃街两侧,数百米的距离内,便曾聚集着五六十家大大小小的物流公司,堆积如山的货物、乱停乱放等着卸货的货车、占道经营的商户,让这里大小交通事故不断,甚至火灾事故也时有发生。

  “半夜你正睡着觉,货车却开始卸货了,‘咕咕咚咚’几声响,一米长的箱子就从5米高的大货车车厢里被扔出来。想想就烦死了。”在新圃街一个小区居住的王先生回忆起当年的境遇,至今仍苦不堪言,“一些家里有老人、学生的邻居,宁愿到外面租房也不愿回来住。”

  “传统模式下的商贸物流市场有碍于打造千亿级新型商贸市场集群,更难构建新型现代化市场体系,已成为郑州建设国家中心城市的发展瓶颈。”4月1日上午,郑州市一位要求匿名的官员在接受1℃记者采访时说,郑州的前身是一个县城,也因此,当时郑州规划的城市框架太小,之后,随着陇海、京广两大铁路干线在郑州交会,以及河南省将省会从开封迁到郑州,当初的“县级规划”,在突然涌入的人口面前,变得拥堵不堪。

  而且,由于当时郑州并没有规划专门的市场,很多批发市场最初都是由一些最原始的马路市场演变而来,甚至不少批发市场是由一些当地村民发起、管理,各方面的层次、档次都比较低,环境脏乱差,还经常出现大小火灾等安全隐患,这些,都与郑州的城市发展不配套。

  “最关键的是,(这些批发市场)大多集中在主城区”,他说,由此导致的结果是,市场周边,每天货车、小板车不断,喇叭声、鸣笛声此起彼伏,周边群众意见很大,周边的城市道路也因此变得特别堵塞。

  而最终推动郑州决定将批发市场外迁的另一个因素,则是“老城区的人口密度太大了,想把郑州的城市框架扩大。”

  面对来自各方的压力,以及郑州市城市形象提升的需求,2012年,郑州市终于开始下定决心,准备向遍布城区的数百个大小批发市场出手了。

  2012年6月,郑州市“为加快推进中心城区市场外迁工作,优化商品交易批发市场集聚区布局,规范市场经营秩序,完善市场管理体系,促进商品交易批发市场与郑州都市区建设协调发展”,开始向各下属单位下发《关于加快推进中心城区市场外迁工作的实施意见》(下称“实施意见”),决心以打造“在国际上有影响力、在国内有辐射力、对国内外资源有整合力”的现代化市场体系为目标,以缓解城区交通压力、拓展城市发展空间、改善市场经营环境为目的,通过4年的努力,完成中心城区商品交易批发市场外迁工作。

  根据该实施意见,这些批发市场外迁后,将被根据行业属性,分别打造成为服装、建材、汽车、钢材、农产品等十多个市场集聚区,最终形成占地约54平方公里的“一区两翼”,所谓“一区”,即交易批发市场综合集聚区,是以郑州南部区域为核心,占地30平方公里的中心城区市场外迁的主要承接地,以食品、药品等生活消费品市场和工业生产资料市场为主;“两翼”则分别指布局在郑州东郊的汽车产业园、富士康电子产品交易市场以及布局在西郊的家具、农产品等批发市场。

  为了推进新建批发市场建设,郑州市又分别通过招商引资,引进了华南城、香港金马凯旋集团、北京金源百荣集团等企业。

  但最初的外迁工作开展得并不顺利。盘根错节的利益链条,以及数百万经营商户对生活、生意的不同诉求,让最初的批发市场外迁工作充满了艰难。

  其中一个阻力,来自这些批发市场所在辖区、办事处。“有些批发市场,一个摊位一年的租金收入就是几十万、上百万,一旦市场外迁,辖区的财政收入就会大幅度减少。”上述要求匿名的官员说,为了避免这种状况,最初,一些辖区对批发市场外迁工作也不积极,甚至暗中阻挠拆迁,这些,都让最初的批发市场外迁工作进展缓慢。

  之后,随着郑州市政府层面的强力推进,甚至将批发市场的外迁进度作为官员政绩与惩罚的一部分后,一些辖区、办事处才开始行动起来。

  不过,来自市场乃至商户的阻力随之而来,一些批发市场、商户甚至因此与前来动员的政府工作人员发生了冲突。

  由河南省盛祥置业有限公司兴建的金盛国际鞋城(下称“盛祥鞋城”)便是其中之一,盛祥鞋城于1993年开建,是整个京广路鞋城商圈建设较早的鞋业批发市场之一,总占地面积约6.6万平方米。

  瞅着外迁截止日期临近,已经就任郑州百荣世贸商业管理有限公司总经理的耿贵勤,坐在办公室发起了愁,一场令人震惊的纵火案由此开启酝酿。

  2014年底建成的郑州百荣世贸商城是一个占地3000余亩、总投资逾260亿元的专业批发市场,因距离京广路鞋城商圈的直线距离最近,很快被指定为商圈内数十个鞋业批发市场的主要外迁承接地之一。

  郑州百荣世贸商城是由郑州市市场发展投资有限公司下属子公司与北京金源百荣集团、郑州百文集团有限公司共同签约的合作项目。郑州市市场发展投资有限公司是一家由郑州市政府直接注资、受郑州市国资委与郑州市市场发展局双重管理的国有独资公司,于2013年5月31日正式挂牌运营。自成立之初,该公司就被赋予了“借助郑州市中心城区市场外迁的契机,通过市场开发项目的运作,采取联合开发或自行开发等多种模式建设市场,加快推进郑州市建设‘在国内有竞争力、在国际有影响力、对国内外资源有整合力’市场体系”的重任。

  就任郑州百荣世贸商业管理有限公司总经理之前,耿贵勤曾一直担任郑州市市场发展投资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更早之前,他的职务是郑州市市场发展局金水市场中心主任。

  由郑州铁路运输法院做出的《耿贵勤、袁彦东放火一审刑事判决书》详细记载了当时的过程:

  2017年2月23日下午,耿贵勤把郑州百荣世贸商业管理有限公司公司副总经理袁彦东叫到办公室,对他抱怨说,目前郑州百荣世贸商城的状况不好(新鞋城建成没有商户来),想想办法,放把火还是怎么样,把老鞋城那边的人往这边赶赶。“要是能着个火,冒个烟就好了,好加快一下商户搬迁”。

  2月25日晚,袁纪伟、郑博、康瑞东、张健四人在经过新圃街与新圃东街交叉口一个鞋城仓库时,将汽油泼洒在仓库门前堆放的货物纸箱上,并用打火机点燃汽油,火势开始蔓延时候,四人迅速遁逃回老家,火灾最终造成仓库内外价值97781元的物品被损毁。

  不过,令耿贵勤意外的是,此次纵火案并没有加快京广路鞋城商圈的外迁,反而引起一些商户的反感。

  已经在京广路鞋城商圈从事鞋业批发近十年的张云龙说,经过这一番折腾,本来准备外迁到郑州百荣世贸商城的一些商户,干脆开始抵制起来,一些商户选择了继续做“钉子户”,另一些商户则迁往了附近京莎广场等地。

  最终,郑州百荣世贸商城也不再将承接鞋业商户作为重点方向,转而与华中食品城合作,将该批发市场的酒水、食品商户承接过去,成为中原最大的酒水食品批发市场之一。

  随着郑州市中心城区大多数批发市场的外迁,当地也开始将原批发市场的经营场地开发利用,位于郑州市中州大道与航海路口西南角的郑州摩托城,如今被开发成为公交枢纽场站;位于郑州市淮河路的建材批发市场,则被开发成为房地产;位于郑州市西郊的纺织大世界搬迁后,原址修建起了地铁5号线;位于郑州市北环的天荣汽配城南区商户搬迁后,原址被划入河南自贸区郑州片区金水区块,被建设成为总部经济集聚核心区……

  数据显示,自市场外迁工作启动以来,郑州市已完成外迁和提升改造的市场258家,腾出土地3万余亩,规划的“一区两翼”十大市场集聚区全部开工建设,开建总面积1728.6万平方米(建成总面积1271.5万平方米),累计投资总额约649.37亿元,开业总面积735.8万平方米,入驻商户7万余家,市场集聚效应和转型升级效果初步显现。

  中心城区批发市场外迁工作的成绩,也更坚定了郑州做大城市框架的决心。2019年4月,郑州市在初步完成中心城区批发市场外迁工作后,又专门下发《郑州市商贸市场提质发展三年行动计划的通知》,开始实施一项名为“大围合区域市场外迁”的新计划,准备将位于郑州四环、五环的中原第一城、万客隆家具城以及郑州信基调味品城、经开铝材市场都外迁出去,进一步推动郑州的批发市场“出城”、完善郑州市场规划布局,将郑州商贸市场打造成为连通境内外、辐射东中西的物流通道枢纽和“买全球、卖全球”的现代化商贸市场体系。

  随着大量批发市场的外迁并逐渐形成集约化的市场集群,前往批发、采购的客户也开始感受到方便。

  “批发市场外迁,优化了时间和精力,也减少了交通拥堵。”在位于郑州南部的建材产业园,正在采购建材的客户刘先生说,自己开了一家装修公司,以前,他采购一批建材要先从南三环跑几十公里到北三环,然后,如果在北三环没有买到中意的,又得奔波到东三环,甚至为了一两件商品不得不跑遍全城,一天下来筋疲力尽,现在,他在一个产业园基本都能买齐了。

  而当年的纵火案涉案者,则都受到了法律的制裁。2017年12月29日,涉案的耿贵勤、袁彦东以及袁纪伟等人被郑州铁路运输法院分别判刑,其中耿贵勤、袁彦东因犯放火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五年。

  2020年3月27日,郑州市纪委监委宣布,给予耿贵勤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处分。


关键字:人生就是博尊龙
上一篇:按下“重启键” 兖州小商品批发市场恢复营业了
下一篇:广州外贸厂抗疫:生产口罩弥补订单下滑

相关新闻
电话:0769-82706612 邮箱:gheshun@126.com 公司:人生就是博尊龙 技术支持: 网站地图
COPYRIGHT(C)2016 人生就是博尊龙 ALL RIGHTS RESERVED.豫ICP备16016868号-1